宜信被投诉“欺诈宣传”进展:否认旗下基金欺诈宣传 投资人称因举报遭威胁
来源:北青网 发布时间:2018-04-12 13:32:28

宜信被投诉“欺诈宣传”一事有了新进展。

近日,《财镜》记者联系到投诉人瞿先生,对投诉内容的真实性进行核实。瞿先生告诉记者,他确系宜信旗下产品“喆颢诺德定增1号私募证券投资A基金(基金编号:SE9894)”的投资人,并称多次要求宜信财富、喆颢资管、诺德基金对投诉内容出面回应,对方却没有回复。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针对此事,宜信财富则明确告知《财镜》记者:网上相关新闻都和事实不符。

1

曝定增产品涉虚假宣传

投资者“巨亏”

疑似职业打假人王海发布的微博

疑似职业打假人王海发布的微博

3月15日,疑似知名职业打假人、微博大[email protected]王海在微博发布了瞿先生署名的投诉文章,投诉宜信财富、诺德基金、喆颢资产(管)存在“严重欺诈行为”、“严重违约行为”和“行政违法行为”。

文章称,作为宜信旗下的定增专户产品,投资者参与的喆颢诺德定增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简称“定增1号”)涉嫌虚假宣传以及到期不减持,导致买入该专户产品的投资者浮亏近1.7亿元。

据《财镜》了解,定增1号下设3只基金,分为定增1号私募证券投资A/B/C三类基金。媒体公开报道显示,截至2018年3月8日,定增一号旗下三只基金净值均为0.67左右,按照年化收益来看,亏损约34%。

定增1号的宣传材料则显示,该产品并非直接投向定向增发的A股股票,而是通过诺德基金旗下诺德千金1号资产管理计划(下称“资管计划”)参与了5只股票的定向增发。

定增1号储备项目

定增1号储备项目

《财镜》获得的资料显示,定增1号投资的储备项目有5家A股上市公司,分别是海航投资(3.420,0.00,0.00%)、甘肃电投(6.560,-0.07,-1.06%)、奥飞动漫、浪潮信息(23.130,-0.27,-1.15%)以及桐君阁。

然而,据投资人反馈,在实际参与的5个定增股票中,宣传材料储备的5家上市公司项目被全部更换,更换成参与4家上市公司定增,分别为探路者(5.000,-0.02,-0.40%)、海南海药(12.890,0.00,0.00%)、湖南黄金(9.900,0.28,2.91%)、鸿路钢构(13.620,-0.13,-0.95%)。与宜信的宣传材料明显不符。

不仅如此,瞿先生对《财镜》记者确认,当时宜信给所有投资者播了一段视频,定增1号基金管理人吴振中明确提出,该基金(定增1号)8折以上股票不参与定增,只参与8折以下股票定增。

“参与定增的股票没有一只是在8折以下,” 翟先生对记者说,“这属于严重的违规虚假诈骗宣传。”

投诉资料显示,定增1号参与4只股票定增,折价幅度都在80%以上,最高的一只股票探路者,折价幅度更是高达94%。

值得一提的是,定增1号的管理人为喆颢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喆颢资管”),法人及大股东均为宜信创始人唐宁。负责宣传的宜信财富和基金管理人喆颢资管均为宜信旗下子公司。

2

否认“老鼠仓”

投诉人声称遭威胁

事实上,在探路者的前10大股东中,也有一位自然人股东“唐宁”。

2017年第一、第二季度,“唐宁”通过中泰证券融资融券账户持有探路者股票超600万股,位列前10大股东。恰好在定增1号基金参与探路者定增之后,投资者怀疑这是宜信创始人唐宁的“老鼠仓”。

探路者2017半年报披露的前10大股东名单

探路者2017半年报披露的前10大股东名单

对此,宜信官方予以明确否认。诺德基金投诉热线对《财镜》记者明确回复:进入探路者前十大流动股东的唐宁并非是宜信财富和喆颢资产的法定代表人,并称“网络流传帖子中的相关信息严重失实。”

《财镜》注意到,早在2017年7月,就有投资者通过深交所互动易平台询问探路者唐宁的身份,是牛散还是宜信创始人唐宁。探路者则以“无法也无权核实个人股东身份”答复。

宜信财富官网发布的声明

宜信财富官网发布的声明

宜信财富官网则出具声明称,喆颢资管法定代表人唐宁(宜信唐宁)从未买卖、从未持有过探路者(sz300005)股票。

探路者是定增1号投资份额最大的股票。定增1号所属的资管计划,投入探路者的份额最多,一共投了2.6亿元,占定增一号总规模的52%,海南海药1.25亿元,占25%,湖南黄金投6000万元占12%,鸿路钢构份额3000万元,占6%。

瞿先生向记者反映,该基金宣传初期明确定增标的分散投资、平均投资,“风控严重不合规”。诺德基金则回复记者,相关定增产品的投资符合专户合同有关投资比例的约定,产品运作各环节均正常规范。

在基金减持与延期方面,双方的说法也不一致。投资者投诉称,宜信和诺德基金借着证监会定增减持新规出台,在2017年8月11日,在未征得投资人同意的情况下,将本应于2017年9月11日到期的产品擅自延期至2019年12月31日,而探路者于2017年6月6日解禁,解禁时基金净值0.86,基金经理借延期不予减持,结果到2018年2月28日净值下滑至0.67,造成投资者二次巨大亏损,目前仍然未减持。

《财镜》注意到,和定增1号同期参与探路者定增的机构,都在定增锁定到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减持。2017年下半年,探路者大股东盛发强亦减持了3000多万股,定增1号则没有丝毫动向。

对此,诺德基金向记者解释称:定增1号的管理人喆颢资管,已经就产品延期管理费收取及产品运作的有关事项已经向有关主管机构进行了说明。财镜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喆颢资管未果。

瞿先生表示,自己多次要求宜信财富、喆颢资管、诺德基金对投诉内容进行回应,并强调多次遭到“威胁”。“三方却采取闭不做声,冷处理的方式来对付投资者,并电话威胁投资者。”瞿先生在微信中对记者说,“315那天打电话威胁我,说要告我。”

对“威胁”投资人一事,宜信方面未予回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