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泽复牌连遭4跌停 多家基金公司“踩雷”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8-03-27 09:31:43

3月21日,*ST华泽(9.680,-0.51,-5.00%)股票在停牌逾2年后复牌交易。至3月26日,*ST华泽的股价每天均为“一”字跌停。而据华商基金公司对其估值的0.55元,*ST华泽还要在跌停路上走很久。

*ST华泽的“烂摊子”必然影响到投资者的财富,其中不乏众多机构投资者,如华商基金、南方基金等旗下基金。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梳理发现,*ST华泽实际控制人王辉和王涛于2014~2015年将其几乎所有持股均质押给了券商、银行等机构,而这些股票已全数被司法冻结。

多家基金公司“踩雷”

*ST华泽2017年三季报显示,有2家基金公司旗下基金位列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其中,中证50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持有139万股,华商智能生活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100万股。

2月2日,华商基金曾公告称,自2018年2月1日起,对公司旗下基金持有的*ST华泽股票进一步进行估值调整,调整后的估值价格为0.55元每股。而1月5日,华商基金曾将*ST华泽股票估值下调为6.25元。

2月3日,银华、鹏华、大成三家基金公司亦宣布调低旗下基金持有的*ST华泽估值。1月底,招商基金调低*ST华泽估值。截至目前,已有5家公募基金采取调低*ST华泽估值的操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6年2月29日,*ST华泽收于12.5元,若按华商基金给出的0.55元/股来算,其或将经历61个跌停,超越此前创下A股最长连续跌停纪录的ST保千里(2.050,0.02,0.99%)(29个跌停)。

受*ST华泽拖累的机构投资者不止上述5家。东方财富(15.750,0.08,0.51%)Choice根据基金公司季报统计,截至2017年底,共有17家基金合计持有*ST华泽345万股股票,其中持股数量较多的还有信诚中证800有色指数分级证券投资基金(23.45万股)、嘉实中证50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5.59万股)、天弘中证500指数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4.98万股)。此外,国投瑞银证券投资基金、民生加银证券投资基金、诺安中证证券投资基金、农银汇理证券投资基金等均持有*ST华泽股票。

如果上述基金公司持有股份短时间内难以脱手,这会对相应基金估值造成怎样的影响呢?

南方基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中证50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2017年四季度报告,当时*ST华泽股票的公允价值占资产净值的0.09%,该基金产品是指数型的,被动跟踪中证500指数,基金产品在配置单一股票时股票占比不高,所以对整体基金的影响相对有限。

华商基金内部工作人员也做出相似表述。上述两家基金还表示,目前对持有*ST华泽股票的具体操作情况,只有基金经理掌握,外界想了解这部分投资情况得等基金一季报的披露。

停牌期间股东人数大增

*ST华泽自2016年3月起开始停牌,虽停牌中,但其股东数目一直在增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了*ST华泽自2016年一季报来的所有定期报告,其普通股股东总数由2016年3月末的51818上涨为2017年9月末的65669人,涨幅达26.73%。其中,2016年二季度末股东总数60979,三季度末股东总数61020,年底股东总数为61063。2017年一季度末股东总数61126,二季度末股东总数65670,三季度末股东总数65669。

公司股东数为何一直在上升?某上市公司人士告诉记者,背后原因只有上市公司清楚,但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其举例称,如果个人融资账户在上市公司停牌期间时限已到,且价格低于融资价格,那么证券公司会强行平仓,平仓后证券公司回收股票到证券公司下面的账户,这有可能引起上市公司股东数的增加。

该人士还说,停牌期间出现的非竞价交易过户行为,也有可能引起上市公司股东数增加。

*ST华泽原高管李明告诉记者,不少股民是通过融资融券方式持有*ST华泽股票,这一部分压力很大。

*ST华泽2017年三季报披露的股东参与融资融券业务情况显示,公司股东洪秋婷通过普通证券账户持有0股,通过投资者信用账户持有537万股,实际合计持有537万股;成都中益实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通过普通证券账户持有0股,通过投资者信用账户持有461万股,实际合计持有461万股。

3月26日,记者就此问题致电*ST华泽,但并未联系上获得回应。

实控人近2亿股份质押

部分券商和银行可能因*ST华泽而利益受损。

*ST华泽第一大、第二大股东王辉和王涛自2014年5月开始对其持股进行质押融资。当年5月~7月,王辉将其持有有限售流通股3000万股、4544万股、660万股分别质押给了东北证券(7.760,0.08,1.04%)、东吴证券(8.030,0.11,1.39%)、华融证券。2015年9月10日,*ST华泽公告,王辉再度质押股票给包商银行。至该公告日,王辉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积数约为1.07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9.998%,王涛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积数为8418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9.986%。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王涛的持股分别质押给了太平洋(2.880,0.03,1.05%)证券、万联证券、华融证券、申银万国以及包商银行。*ST华泽2017年三季报显示,王辉和王涛分别持有公司股份1.07亿股、8419万股,而全部处于(司法)冻结中。

李明表示,他们(王辉和王涛)的股权已全部质押给机构,从机构贷了20多亿元。

在目前同时处于质押和冻结之下,这部分质押贷款能否如数归还呢?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告诉记者,股权质押相当于一种担保,如果将来经过司法程序确认这部分债权,质押权人(券商和银行)可以申请其股权优先受偿,优先受偿方式包括司法拍卖、直接变卖、评估抵偿债务等。至于能否清偿债务,需看股权价值是否足够覆盖债务。

王智斌还指出,如果质押物(股票)发生贬值,那么风险由质押权人承担,这部分缺口不能优先受偿,只能从其他财产里执行。也就是说,券商、银行有权向上市公司追偿,不过不能优先受偿。上市公司如有资产则归还,如没有资产或破产了,那这部分可能就属于坏账了。

3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东北证券、太平洋证券等公司董秘办咨询相关情况,但其工作人员均表示,涉及具体业务其不了解相关情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