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踩雷 华宝信托被迫接盘的窘境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时间:2020-08-28 14:03:06

作为“央企系”信托公司之一,华宝信托接连在A股“披星戴帽”公司身上“踩雷”。更让人意外的是,华宝信托最近又陷入“违规减持”的风波里。对这家信托公司来说,风控无疑面临较大考验。

违规减持的前后

8月20日,*ST富控的一则公告让华宝信托成为焦点。据*ST富控称,公司当日收到股东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华宝-银河7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关于违规减持股份的情况说明及致歉函》。

相关信息显示,6天之前,也就是8月14日,华宝信托受托管理的“华宝-银河7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银河71号信托计划)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ST富控28万股A股,占总股本的0.04863%。由于本次减持行为发生在*ST富控尚处于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因此构成违规减持。

按照公告所言,本次违规减持的主要原因为:华宝信托相关人员对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监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等相关规定未能及时掌握、理解,故导致了本次违规减持行为。

如果以时间节点来看,这次违规减持恰恰发生在银河71号信托计划被披露成为*ST富控第二大股东的次日。8月13日,*ST富控公告,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富控文化)持有的*ST富控7000万股股票已通过司法划转方式被划转至银河71号信托计划,划转后该信托计划所持股份占*ST富控总股本的12.16%。

对华宝信托来说,银河71号信托计划成为*ST富控第二大股东实际最初并非是其想要的结果。就在本次司法划转前,富控文化持有的这7000万股*ST富控股票还试图通过网络司法拍卖,但之后遭遇了两次“流拍”的尴尬。

据了解,银河71号信托计划是华宝信托担任受托人的事务管理类信托,信托资金用于受让富控文化持有的股票收益权。信托存续期间,由于富控文化违约,华宝信托作为受托人按照全体委托人的指令申请司法强制执行。而正是因为两次无人出价而 “流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裁定富控文化持有的*ST富控无限售流通股票7000万股作价8400万元,交付给华宝信托用于抵偿债务8400万元。

尽管通过司法划转获得了*ST富控7000万股股票,但华宝信托未来能否真正保全信托资产依然存疑。就在8月19日,*ST富控再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其中提到公司存在因2019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而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存在因无法在预计日期披露年度报告而被暂停上市或被终止上市的风险。除此之外,*ST富控不仅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还遭遇多起诉讼。毫无疑问,这些都对其经营发展和未来股价产生较大影响。

被迫接盘的窘境

在无奈成为*ST富控第二大股东之前,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华宝宝升宏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华宝宝升宏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更是被动接盘成为*ST升达的第一大股东。而最初,华宝信托也只是*ST升达原第一大股东的债权人。

今年3月22日,*ST升达公告称,升达集团持有的*ST升达1.84亿股流通股以及江昌政先生持有的*ST升达2867.67万股流通股已过户至华宝宝升宏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名下。本次股份过户登记手续完成后,*ST升达的第一大股东由升达集团变更为华宝宝升宏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股占比28.33%。

为何会这样?恰恰是因为*ST升达原控股股东升达集团及其原实际控制人江昌政此前在股票质押融资上对华宝信托违约造成的。

2016年12月,华宝信托作为受托人发起并设立了“华宝宝升宏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根据华宝信托与升达集团签署的《关于华宝宝升宏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合作协议》和《信托贷款合同》,华宝信托以其设立的信托计划项下的信托资金向升达集团发放信托贷款,升达集团及江昌政以其持有的2.13亿股上市公司股票提供质押担保。而该上市公司股票正是如今的*ST升达。

在被作为质押物的2016年,*ST升达当时的股票简称尚为“升达林业”。但自2018年10月9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升达林业”变更为“ST升达”。此后情况继续恶化,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6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又由“ST升达”变更为“*ST升达”。

同样,资本市场的表现也不乐观。自2018年1月起,升达林业股票持续下跌,使得信托计划质押股票的动态质押率超过合同约定的上限。因升达集团未足额按照合同约定追加保证金等持续违约的情况,2018年5月,华宝信托在上海高院对升达集团及江昌政提起了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升达集团偿还信托贷款的剩余本金、利息、罚息及相关诉讼费用,并以质押股票变现所得价款优先受偿。2019年6月,上海高院判决被告偿还《信托贷款合同》项下的全部信托贷款相关本息。2020年1月,上海一中院依据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即向申请执行人华宝信托偿还贷款本金、罚息、律师费等,并应依法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加倍债务利息,但被执行人一直未能履行。直至2020年2月,上海一中院又作出裁定拍卖标的股份。但之后因无人出价而“流拍”,上海一中院最终裁定将标的股份作价45606.72万元交付华宝信托抵偿45606.72万元债务。可见,华宝信托接盘*ST升达股份也是情非得已。

在获得*ST升达超过28%的股份后,华宝信托今年3月曾称自本次权益变动完成之日起18个月内不转让该部分股票,如未来华宝信托代表的信托计划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发生变化,华宝信托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依法履行相关批准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

可以看到,华宝信托如今已经在主导*ST升达的经营发展。根据*ST升达2019年年报披露,在4位高管中有2个副总经理即陆洲和杜雪鹏,均来自华宝信托。今年8月14日,*ST升达又公告称,公司总经理单洋签署的《授权委托书》,授权公司副总经理陆洲履行总经理职务。由于*ST升达现在的主业为清洁能源,因此外界对于华宝信托这样一个跨界者如何能经营好公司也抱有疑问。

除了要解决“摘星去帽”问题,华宝信托未来还要处理*ST升达所存在的违规担保、诉讼缠身等棘手问题。事实上,对华宝信托来说,如今所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于此。因为不仅在*ST富控、*ST升达上“踩雷”,华宝信托眼下还在*ST恒康身上“落坑”了。*ST恒康8月7日的公告显示,该公司因合伙协议纠纷已被华宝信托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至于原因,也是因为*ST恒康未能按照合伙协议约定履行相关义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