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股权行业发展“危中蕴机” 扶持政策相继出台松绑投资环境
来源: 中华工商时报 发布时间:2020-04-03 13:12:19

新冠肺炎疫情是2020年的黑天鹅,令地缘政治和贸易冲突阴云下本已十分脆弱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金融危机对私募股权行业影响历来重大。2008年金融危机中最为人知的无疑是大型投行的集体覆灭;同一时期,全美就有约1/4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在危机中倒下。

冲击在所难免。随着目前国内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就私募股权行业而言,尽快恢复整个行业的正常运行是当务之急。随着各行各业正全面复工复产,监管部门对私募股权行业提出了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近期的再融资新规及备案绿色通道利好私募股权行业。业内普遍预计,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私募股权行业将会逐步复苏,迎来更多的发展机遇。

疫情影响下“开局惨淡”

据海银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前两月仅有12只基金完成募集,完成募集基金规模30.06亿美元。其中1月募集数量8只,环比下降46.67%,同比下降82.22%。募集金额3.56亿美元,环比下降95.85%,同比下降97.54%。2月募集数量4只,环比下降50%,同比下降86.21%。募集金额26.5亿美元,环比上升644.38%,同比下降70.22%。从分类看,创投基金募集的数量较多,共有9只,此外成长型基金有2只,政府引导基金1只。从资金来源看,完成募集12只基金中绝大部分为人民币基金,有2只美元基金。

由此可见,此次疫情对私募股权机构而言,不论是资金募集还是投资运作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首先是资金募集正常节奏被打乱。此次疫情将对已有基金LP出资造成影响,持续加剧业内募资难局面。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代表的部分国资LP,受行政管理、财政预算影响,工作重点在于疫情防控,投资活跃度将暂时下降;个人投资者、上市公司及其他非上市企业等LP受疫情冲击,短期内资金将主要流向企业正常运营,出资节奏放缓;此外,由于部分国家政府的临时入境禁令及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外资募集难度也将进一步加大。

其次,由于疫情管控,众多私募机构暂时只能通过线上形式与客户沟通和开展工作,短期内实地考察、专家访谈、投资谈判等无法以线上工作完全替代的操作流程将无法较快推进,基金筹设和投资落地工作效率大打折扣。

另外,新冠肺炎疫情让大多数人春节宅在家中,使得原本迎来旺季的餐饮、旅游、交通、影视等消费行业陷入淡季,损失惨重:商铺大多处于关停状态,企业营收骤减、遭受重创。此外,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也由于疫情防控导致正常生产运营活动停摆,有些甚至由于现金流断裂而出现破产危机,私募机构如持有此类企业投资项目,则损失较为严重。

扶持政策相继出台松绑投资环境

令人欣慰的是,政策面利好频出有望快速复苏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对冲疫情影响。

2月1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相关工作安排的通知》,其中提到为鼓励更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募集设立更多的私募基金参与疫情阻击战,更好更快地投资到与防疫抗疫相关的医疗设备、疫苗药品生产研发企业,协会针对参与抗击疫情所需的医药卫生类的私募股权基金、创业投资基金备案申请,提供办理私募基金产品备案的绿色通道。

2月14日,证监会正式发布《关于修改<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的决定》《关于修改<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的决定》《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的决定》,并自发布之日起施行。此次修改显著放宽了对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股票的监管要求,包括对认购者限售期、定向发行对象人数、最高发行折价、定价基准日认定等方面的放松。该项新规有利于带动更多上市公司进行再融资,也使得VC/PE机构可以重返定增市场。中咨华澍认为,这些政策都有利于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壮大,私募股权行业将会逐步复苏。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出资纾困基金将陆续设立。据统计,截止到目前至少有14个省份提出要设立纾困基金,总规模超过1300亿元,其中烟台拟设应急纾困基金5亿元,扶持高新技术企业;广州拟与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共同发起,设立总规模2亿元的广州市文化和旅游产业纾困基金;而北京、天津、湖北等地也已提出要设立百亿元民营企业纾困基金,以“直接给钱”的方式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因此,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与地方政府合作设立纾困基金,加大与地方政府投资平台的合作力度,将成为私募机构的业务拓展思路,也将会为私募机构带来更多业务机会。

私募机构要坚持“稳中有进”

光大控股指出,私募股权机构一定要在危机中保持定力,识别出市场出清带来的独特投资机遇。“伴随中国复工复产的逐渐加速,企业利润将有望更快走出谷底;中国仍具备传统基建的投资空间和相对充足的金融政策空间,新、老基建会交替成为经济增速的安全阀。更为关键的是,中国资本市场正处于相对美国周期更为有利的位置。”光大控股强调,当市场恐慌褪去,中国优质资产价值、成长的双重基本面将更加具备吸引力。国内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也应更加重视,并利用好中国本土的投资机遇。

受此次疫情影响,在能源车企、高端装备制造等资本密集型的战略新兴产业中,一些优质中小企业或因资金紧张问题而回调价格寻求融资,或因现金流断裂而亟待破产重组,但其成长性和价值性依然值得肯定,行业内并购重组机会将不断增多,投资聚焦在此类行业的私募机构,将迎来深入布局和投资结构优化的好时机。

另外,此次疫情对线下消费行业造成巨大冲击,但以“互联网+”线上模式的娱乐、教育、医疗、智慧城市等高新科技产业却受到了大众热烈追捧,引爆了许多新的投资热点:有数字消费、在线教育、在线娱乐的“新消费类”;有信息系统、云办公的“生产新方式类”;有智能医疗、物资储备、社会管理的“公共新服务类”;有5G通信相关的“科技新产品类”,这些行业自身的产业逻辑更强,与宏观经济相关性较小。因此,私募机构大可结合已有投资布局,围绕相关产业链上下游深度挖掘,找寻细分领域具有成长潜力的优质标的进行长期投资。

中咨华澍指出,市场下行期往往伴随着投资政策的宽松、新产品和新市场的孕育,因此私募机构更应该抓紧机遇,精准规划,着力布局,借势发展。与此同时,持续完善风险管控和投后管理工作也是重中之重。“后续,私募机构更应在以下方面多加重视:一是要注重投资过程中的风险管控,在投前尽调时要将企业抗风险能力、应急管理能力、资金周转能力、流动性管理等因素作为投资考量的重要因素,在投资过程中也要密切关注企业运营动态,将风险管控做在前面;二是将赋能式投后管理落到实处,只有不断丰富投资领域的资源积累,积极参与被投企业的管理,做积极的股东,才能在风险环境中给予被投项目更多支持,帮助其渡过难关,尽可能减少投资人的投资损失,以最优方式实现退出,实现资本增值和价值投资。”

展望私募股权行业未来的发展,天宝华投资(北京)副总裁于宝山认为,随着监管的进一步加强,私募股权行业将会朝着更加正规的方向发展。他尤为强调人才问题,“私募股权行业的核心并不是钱,而是人才。专业的人才才能具备更敏锐的投资眼光与风险控制能力;只有这样,才能帮助投资人盈利并规避风险。”

因此,于宝山建议应该加强私募股权行业人才培训。未来,他希望专业的培训越来越多,使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能更加阳光、更加透明化,与国际接轨。

猜你喜欢